終登納斯達克 優客工場上市未上岸

2020-11-27 13:17 來源: 科技E俠  科技E俠 

  當年的聯合辦公有多熱鬧,現在就有多麼落寞,尤其自去年WeWork IPO折戟後,共享辦公領域似乎失去了外界的信任和興趣,特殊的2020年更給它未來帶來了更多不確定性。所幸,在2020年即將進入倒計時的11月下旬,共享辦公領域終於迎來行業第一股。國內聯合辦公品牌優客工場近日宣佈完成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Orisu n Acquisition Corp.的業務合併,完成合並後的公司或Ucommune International Ltd.仍是公開交易主體,A類普通股和權證已於11月18日分別以“UK”和“UKOMW”為交易代碼開始在納斯達克市場進行交易。至11月24日,優客工場正式登陸納斯達克,交易代碼為“UK”。

微信圖片_20201127110308

  繞道SPAC“曲線救國” 估值縮水98%

  我國共享辦公的市場有多大?在尚未出現疫情之前,根據Frost&Sullivan數據顯示,包括租賃收入和服務收入在內的中國共享辦公空間市場規模從2013年的11.7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74.1億元,年複合增長率為71.7%,預計到2023年進一步增至1322.8億元,年複合增長率為50%。以國內共享辦公空間數量而言,優客工場可以説是國內最大的共享辦公社區。據優客工場招股書透露,截至2019年9月30日,優客工場覆蓋全球42個城市,總管理面積60.86萬平方米,提供工位7.27萬個,會員總數為60.96萬。

  優客工場,根據公開資料顯示,其成立於2015年4月,創始人為毛大慶,後者曾任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。天眼查信息顯示,自創立以來,優客工場共融資20輪,早期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中國、經緯中國、真格基金、創新工場等頂級機構,同時還獲得了歌斐資產、陽光100集團等機構的投資。在2018年11月完成2億美元D輪融資後,優客工場的估值已經高達30億美元。此後又分別在2019年的4月和7月拿到了龍熙地產(逾2億元戰略投資)和其他相關機構的融資,雖然沒有公佈相應估值,但估值上漲是必然的。到了這一步,籌劃IPO上市似乎順理成章。

  但不巧在於,優客工場提交IPO申請的12月份,正是WeWork在證監會上市“折戟”的時機。WeWork敗走美股、估值縮水94%,使得共享辦公行業的上市整個蒙上了一層陰影,這時提交IPO申請的優客工場無疑撞上“槍口”。疊加緊接而至的疫情衝擊,以及因瑞幸造假引發的中概股信任危機等因素,優客工場在提交IPO後再無更多後續。直到今年7月有消息傳出,優客工場通過SPAC收購公司達成合並協議,曲線繞道在納斯達克上市。但當時不到8億元的估值已被認為是大幅縮水,此番再看實際上市的價格,在8億元估值基礎上又進一步走低。

  SPAC模式上市,據E俠君瞭解是一種介於IPO和借殼上市之間的上市模式,適用於高成長性且急需融資的中小企業。這種上市模式在美股市場實際上並不少見,它最早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,由GKN證券 (EarlyBird Capital的前身)創造。作為美國資本市場特有的一種上市公司形式,區別於傳統“IPO上市”和“借殼上市”,SPAC上市的創新之處在於,它不是買殼上市,而是先行造殼、募集資金,然後再行併購,最終使併購對象成為上市公司。

  相關證券行業分析人士認為,SPAC上市方式的優點是風險小、門檻低、週期短,優客工場獨立IPO失敗後,若仍想在短時間內上市只能選擇像這種門檻更低的方式。但SPAC的缺點也很明顯,即併購公司的股票價格會比IPO低很多,因為這種模式下不能直接面向二級市場的投資人,價格只是交易雙方談判決定的,不會受其他因素影響。另外,通過SPAC方式上市的公司前期只能在場外櫃枱交易系統(即OTCBB)上市,後續還存在轉版方面的難題。

  如此,再來看通過SPAC上市的優客工場,相較於高光時刻的30億美元估值,E俠君計算發現,7月份消息傳優客工場要繞道SPAC上市,彼時其估值降至7.69億美元,已縮水超過7成,但事實證明,這一估值還是高了。24日正式登陸納斯達克的優客工場開盤價9.25美元,截至當日收盤,該公司股價下跌4.82%,報8.3美元,總市值0.48億美元。從30億美元到0.48億美元,估值縮水超98%。

  三年虧損超15億元 何時走出盈利困局?

  實際上,儘管如上述所説,行業預判共享辦公空間市場到2023年的年複合增長率仍能達到50%。但無論是眼前可見的優客工場估值大幅縮水、WeWork IPO折戟,抑或SOHO中國出售旗下共享辦公業務、納什空間被曝拖欠租户押金......共享辦公行業泡沫破裂已漸成事實。根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,截止2019年國內聯合辦公品牌入駐率在90%以上的只有3.3%,有將近70%的品牌入駐率不足7成,16.4%的品牌入駐率甚至連50%都不到。在今年受疫情等不可控因素的影響下,共享辦公企業在入駐率方面的壓力相較於去年更是進一步擴大。根據房地產諮詢機構仲量聯行的數據顯示,受疫情影響,今年二季度北京辦公樓整體租金繼續承壓下滑,錄得環比下跌3.0%,同比下跌6.8%;空置率方面,疫情導致租户退租並推高空置率,目前空置率已攀升至五年來的最高點4.9%。

  “共享辦公行業面臨的實質問題還是商業模式的問題”,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認為,共享辦公行業目前的商業模式不能解決盈利問題,而依靠融資燒錢是無法實現長期的可持續與健康發展的。

  無法打破盈利僵局,這是包括優客工場在內大部分共享辦公企業普遍面臨的經營困境。根據優客工場此前公佈的招股書內容顯示,直到2019年三季度,當時優客工場已能提供7.27萬個工位,總管理面積超過60萬平方米,但仍然持續虧損。2017年-2019年優客工場的虧損規模超過15億元,其中,2019年全年淨虧損達8.06億元。2020年上半年,優客工場營收3.98億元,經營性現金流已經轉正,淨流入241.8萬元人民幣,但卻依然未能擺脱虧損難題,上半年虧損1.89億元。很明顯,這樣的優客工場亟需資金注入,否則岌岌可危。在E俠君看來,這或許也是優客工場在獨立IPO失敗後,選擇以被收購的SPAC方式繼續謀求上市的重要因素之一。為此,據悉優客工場還與Orisun簽了對賭協議,約定2020年-2022年這三年的淨收入符合某些特定條件,或在達到某些特定目標之前達到一定的股價門檻。

  正式敲鐘納斯達克這天,毛大慶説,“一旦出發,必須到達” ,如果上市是優客工場此前規劃“必須到達”的終點,那麼登陸資本市場,下半場戰爭開啓。如何在不斷顛覆的市場環境下加速夯實核心競爭力、把握理性和生長的平衡,以及如何縮減虧損實現盈利,則將成為接下來優客工場需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,這一次,已經出發,何時能“到達”呢?